?

當前位置:首頁->業界建筑風采

?
如何看待天津濱海圖書館
2017-11-27  |  瀏覽:848次  |  編輯:海南冠盛建筑
宇宙(另有人把它叫做圖書館)是由不定的,也許是無限數目的六角形藝術館組成的,在中心有巨大的通風管,周圍用低矮的柵欄相圍。從任何一個六角形看,我們可以看到無止境的上面或下面的書架層。二十個書架排放在周圍,四條邊上各有五個長書架——只有兩邊沒有,書架的高度也就是樓層的高度,很少超過一個普通的圖書管理員的身高。沒有書架擺放的兩邊中的其中一邊有個狹窄的過道,通向另外一個藝術館。所有的藝術館都是相似的,在過道的左右兩邊是兩間小房間,一間供睡覺所用,只有站立位置那么大。另一間是作為廁所使用。經過這部分,就是一架螺旋型的樓梯,樓梯一頭扎進無底洞又升至最高處。在過道處掛著一面鏡子,鏡子真實無誤地照出你的面容,人們習慣于從這面鏡子中推斷出:圖書館不是無限的,(如果宇宙真不是無限的,為什么照出這個夢幻般的面容?)我寧愿希望這張精心修飾的臉孔是虛偽的,并且是無窮盡的……

光線從一些天體水果中發出。這些天體水果是按照照亮天空的天體的名字而稱呼的。天體水果有兩個,并在每個六角形中橫著飛行,他們所發出的光是連續不斷但又相當微弱的。


——豪爾赫?路易斯?博爾赫斯 Jorge Luis Borges 《巴別圖書館》

 
天津濱海圖書館算是一個現象級的建筑,至少在眼下的媒體環境中,它博得了足夠多的關注和轉發量。其實如果仔細分析MVRDV一貫的的設計思路的話,就能發現其中的邏輯,也不難理解像BIG和MVRDV在眼下爆紅的原因。

 
上圖是MVRDV關于濱海圖書館最初的設想——一只眼。這個邏輯再簡單不過了:
 
濱海之眼”宛如一只“眼睛”觀察著我們所在的城市,既為圖書館公共空間塑造了具有強烈視覺沖擊的空間焦點,同時也表現出天津濱海新區世界級的文化抱負。正像“眼睛”的功能一樣,圖書館成為人們探究世界,世界認知濱海的新窗口。
 
在原來的方案中,球體位于建筑角部。后來的深化設計中,眼球被移到了建筑的中間,從室外移到了室內

 
眼球的變化既有觀念的因素,也有其他各種考量,這都不重要。因為MVRDV 作品的符號化本質一直是它的一大特點,同時,事務所還具有用最少的材料去創造形式的能力——符號將信息凝練為視覺和形式上的實體。符號是抽象的,但是以一種濃縮的方式展現。這樣一來,隨著時間的變化,不同的受眾就會對它有不同的解讀,同時具有很強的辨識性。單看符號本身,會覺得它們是個謎,但是當它們一旦被投入使用,它們的功用和意義就被釋放。


mvrdv:“大紅沙發” — IJburg網球俱樂部會所


我們已經習慣了計算機符號,這也是所有符號之中功能性最強的,但是我們也使用一些公司符號諸如徽標和商標(蘋果公司的“蘋果”和耐克公司的“對勾”),還有日常生活中的“牛仔褲”這類符號。我們也會向往流行文化推崇的“某種汽車”或是“偶像”這類符號化的事物。好的符號不會因使用而被耗盡,而是會凝聚更多的意義和參考價值。


因建筑的復雜性和持久性,建筑物本身就是現成的符號,你可以說建筑學很大一部分都(過度地)聚焦于制造與此關聯的紀念碑式建筑。有時,建筑師成功地創造了類似洛克菲勒中心、聯合國大廈或者流水別墅這樣的作品。但是通常符號化的建筑是偶然出現的,比如艾菲爾鐵塔。事實上,花費大量人力物力追求一個偉大的建筑形象變得越來越難。畢爾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館、倫敦瑞士再保險大樓或者哈里發塔這樣的結構已經成功地實現了這一狀態,但它們是造價極其昂貴,而且能耗效率并不高的特例。


從這個角度來看,天津濱海圖書館是一個非常成功的設計范例。在接近三十年的時間里 MVRDV 一直在追問,這種追問似乎主要是無意識的:在一個準標準化生產的時代里,什么造就了達到建筑尺度和特性的符號?由于經濟的需求,所有的意義和特質持續從建造中過濾出去,是什么導致這種狀態?他們的答案總是從信息集合中發現符號的本質。搜尋信息、貨物,甚至是人,并將其匯集為不穩定的臨時性的集合,創造代表我們想要的拼貼,這是他們的建筑符號化的最重要的方式。我們的計算機桌面正是這樣的集合,我們穿著的服裝也是。如今的大多數流行音樂也是這樣的已有元素的拼貼。即使我們一直在變化(或者變形,如果要使用一個新詞來定義這個過程的話)的公司和機構,或多或少也是人力和服務的臨時集合。

 

mvrdv:鹿特丹拱形市場


堆疊


堆疊這個詞形容的是圖書館的內部空間,這里也是圖書館爆紅的關鍵。

 

MVRDV來自荷蘭鹿特丹,那里曾經是世界上最大的集裝箱港口,而集裝箱代表了我們現代性核心的靈活性特質。

 

mvrdv:濱海圖書館設計概念


隨著這些結構生長、變異,或是遠離了建立于理性上的起始點,它們也獲得了形式。如果這些形式在堆疊中是不穩定的,那是因為他們試著將結構打開,引入大部分住宅與辦公樓中不具有的東西:公共空間。引入共享庭院或陽臺,或借用另一個單元的屋頂作為陽臺,不僅創造了實實在在的開放空間,也為人們生活和工作的單元提供了多種可能性,雖然這些單元在它們的組合中已經越來越被簡化。通過這種方式,MVRDV 在創造一種反叛的意象:與私有開發的那些封閉的紀念碑相反,他們在創造不穩定的符號,倡導公共與私有、城市與物體之間的流動性。

濱海圖書館叫“書山”,mvrdv以前也造過一個書山。位于鹿特丹附近一個舊時小漁村斯派克尼瑟的一座圖書館。

 

在當地,文盲率超過10%,書山在這里是一種知識的自覺象征,在這個意義上它有點懷舊,但是天津的“書山”意義已經完全不同。


鹿特丹的書山仍然基于留存的殘余廢墟基礎上,看起來如此根植于那些仍然浮現在集體回憶中的圖像中。真正消失的是當代性的幻想和它在共享、繼承和獲取之間的折衷,不論是市民還是服務市民的組織,他們的身份都被這種折衷徹底擊碎了。


圖像


在維尼 · 馬斯(MVRDV創始人)的家鄉小鎮斯海恩德爾,他們曾經造過一個玻璃農舍(2013),這個位于田野中的村莊沒有性格或者典型特征,圍繞一個大而無用的中央公共空間(廣場)。建筑師們提出在廣場的邊緣建造一個小型商業建筑,面對經過廣場的主要街道,這樣有助于定義干道,并為辦公樓提供底層商業空間。當他們提出這一設想時,當地的反對來自于市政當局和居民們都想要一點兒“傳統”的東西(就像現在越來越多的項目要面臨的一樣):一座看上去仿佛一直在那里的建筑。

 

馬斯的回應是設計一個簡單的、由玻璃覆蓋的鋼結構,它的形狀再現了當地的谷倉(事實上是以120% 的比例仿制了)。 然后他采用當代的技術,用藝術家弗蘭克·凡· 德 · 薩爾姆的一幅攝影作品包裹了這個簡單的結構。凡· 德 · 薩爾姆記錄該地區的所有現存的農場建筑檔案,并將它們拼貼在一起而成為一種理想化或者緊湊型的農場建筑的復制。結果最終結合了很多不同建筑的形象,但也借用了其他地區的其他元素的照片。

 
這想必可以理解天津濱海圖書館上那一圈圈假的書脊的裝飾物——既是建筑的一張圖像也是建筑本身,它的超現實主義啃噬著你定位自己的能力。這是一個Photoshop 建筑的案例。


 

 

作者:ELcroquis建筑素描
鏈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7164885/answer/261282411
來源:知乎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

?

 海南冠盛公眾號     業務聯系

0898-28275155
13976757169
610014943
海南省臨高縣臨城鎮文明中路16號建設綜合大樓
五十路熟妇无码专区,老司机在线精品视频播放,亚洲成aⅴ人在线电影,少妇熟女天堂网AV